5月25日晚間,深大通及實控人發布致歉信,稱公司及實控人姜劍對相關人員惡劣行為致以最誠摯的歉意;信中稱證券監管部門是資本市場的守護神……。筆者認為,這次道歉或許是認真的,但早知如今、何必當初,現在急著為監管部門說好話,當初卻對監管部門大不敬、氣焰囂張,沒有起碼的尊重,甚至敢于動手動腳,不知源何底氣。

    此前ST慧球炮制所謂“1001條議案”的公告,以及隨后通過網絡泄露,公然戲弄監管層;而深大通藐視監管層的行為進一步升級,上升到肢體行動,甚至導致一名女性稽查人員傷勢較為嚴重。如此野蠻行為竟然發生在改革開放的窗口城市——深圳,著實令人震驚;或許,上市公司董監高、實控人從資本市場收獲甚豐,自以為家財萬貫、門路廣泛,讓其得意忘形,連監管也不放在眼里。

    對于深大通此前藐視監管行為,理應讓其付出應有代價、得到深刻教訓,也以此警示其它市場主體。目前公安機關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對相關人員予以行政拘留和警告處理,但對于幕后縱容或策劃主體,是否也應予以處理?另外,若有董監高指使或策劃,從證券市場這個層面來看,董監高素質如此之低,擔任上市公司董監高只會讓上市公司淪為馬路攤販;目前董事長引咎辭職,但交易所可采取認定相關董監高為不合適人選等紀律處分和監管措施。

    證監會主席易會滿指出,上市公司及相關方必須謹記和堅持“四個敬畏”(敬畏市場、敬畏法治、敬畏專業、敬畏投資者)的要求。假若上市公司及其董監高、實控人不敬畏法治,或者說連法律都不放在眼里,那對其它更是無所畏懼,如此證券市場就將亂了章法。

    證券市場是法治市場,也是升華到一定文明程度的高級市場,容不得暴力野蠻行徑在此撒野。去年證監會、滬深交易所公布了最新的重大違法退市制度,重大違法退市主要包括兩種情形,一是上市公司存在欺詐發行、重大信披違法或其他嚴重損害證券市場秩序的重大違法行為;二是存在涉及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態安全、生產安全和公眾健康安全等領域的違法行為。對于藐視監管、暴力抗法情節嚴重的上市公司,是否屬于上述嚴重損害證券市場秩序的重大違法行為?或許值得研究。

    即便目前暴力抗法還不屬于重大違法強制退市情形,筆者建議,應將上市公司藐視監管、暴力抗法情節嚴重的行為,納入重大違法退市情形;所謂情節嚴重,比如導致監管執法人員傷亡,社會輿論強烈關注等。又或者,可將“情節嚴重的暴力抗法”情形單獨作為一條強制退市指標,與主動退市、重大違法退市、不滿足交易標準要求退市、不滿足財務狀況等退市情形并列。

    另外,交易所有自律監管職能,對交易所監管人員嚴重不敬、出現嚴重暴力抗法情形也應強制退市。再適當拓展,若上市公司在接受環保等其它行政部門執法時、出現嚴重暴力抗法情形,同樣也應強制退市。證券市場是以法律規則為框架運作的市場,是一個高度文明的市場,野蠻暴力與之格格不入。

    上市公司董監高、大股東、實控人最怕的是什么,怕的是退市,對退市的恐懼或許還勝于對坐牢的恐懼,因為一旦退市,其名望身價可能一落千丈?;蛐?,將暴力抗法與退市掛鉤,上市公司等相關主體才會對法律規則、對行政監管部門產生起碼的敬畏,如此制度或將成為守護行政執法人員人身安全的“制度金剛罩”。否則,這次監管部門稽查執法人員可能受點皮外傷,下一次沒準就出現更為嚴重的后果。

    當然,上市公司退市,其他中小股東利益也可能受損,筆者建議這方面可依照《關于改革完善并嚴格實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見》第19條規定,對重大違法以及上述嚴重暴力抗法公司,由公司及其控股股東、實控人、董監高等賠償投資者損失,由此也可倒逼投資者選擇品行端正的人員擔任上市公司董監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