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史上最嚴厲的清理整頓,老的交易模式走不通,新的交易模式探索成為地方性交易場所的生命線。眼下,一些交易場所結合自身特點相繼推出新的交易模式,其中“應價零批”模式成為“網紅”,備受追捧。令人擔憂的是,“網紅”們會不會都像紅星二鍋頭勵志廣告說的那句,“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顆紅星”,如果有好的模式出現后再次走偏,那么交易場所到底還要走過多少路才能滿樹繁花?

    鮑勃·迪倫在歌聲中唱道:“我的朋友,那答案,就在風中飄。”

    交易模式各有不同

    地方性交易場所T+0、OTC等交易模式不被監管部門認可,探討新模式成為行業人士共同的作業。據期貨日報記者觀察,從幾家交易場所最近開展的業務模式來看,各有不同。

    5月23日,河南南陽大宗農產品交易中心(以下簡稱南陽大宗)上線運營。據記者了解,可交易的小麥和玉米將采取期貨與現貨結合的基差點價交易模式。5月19日,臨沂國際商品交易中心(以下簡稱臨沂國際)副總經理王蘭軍介紹,擇期選價交易模式及塑料原料供應鏈業務為臨沂乃至全國的塑料市場貿易商提供一個便捷高效的塑料購銷平臺,依托該模式,重點發展塑料原料供應鏈金融業務。5月14日,交通銀行上海分行發布首批8個自貿區金融創新聯合試驗室創新項目,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現貨市場跨境交易業務,列入上海自貿區金融創新聯合試驗室首批試驗項目。

    業務模式是激發交易場所活力的關鍵鑰匙,談及上述幾家交易場所的業務模式選擇,鄭州鄭大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鄭州鄭大)副總經理周杰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回頭看’活動已逾兩年,‘國發[2011]38號’、‘國辦發[2012]37號’文件在市場層面得到了不折不扣的執行,以前市場上千篇一律的交易模式不存在了。現在的交易場所都正以真正服務實體經濟為出發點,以整合產業資源為支撐,探索適合行業或者上市品種的交易模式,所以出現在大家眼前的就是琳瑯滿目、百花齊放的景象,每家交易場所與別家相比都會存在較大不同,這已經成為新常態。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已成為我國能源領域交易場所的龍頭,在行業擁有較大的影響力。”

    理性看待“網紅模式”

    在各種交易模式中,一種名為“應價零批”的模式似“萬能油”般被多家不同類別的交易場所復制,儼然成為“網紅”。

    網絡上,四川潤通商品現貨市場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川潤通)、深圳騰邦全球商品交易中心(以下簡稱騰邦全球)、文昌菩提商品交易中心、黔中生態茶交易中心等多家交易場所,對于“應價零批”模式的宣傳鋪天蓋地。這么多家平臺競相追捧,這會是一種可以復制的好模式嗎?

    記者通過調查了解到,所謂“應價零批”模式,多家企業的宣傳口徑是指掛牌企業選擇一種商品現貨,在電子盤面上以不變的掛牌價格P掛牌銷售,經營會員響應掛牌價P在電子盤面上以揭牌入金買進、掛牌出金賣出的方式進行交易,掛牌企業對經營會員以“買多少配多少”的原則進行獎勵,T+5交易,收益一部分可提現,另一部分則用于商城消費。比如,一種商品的市場零售價是10元,特價(批發價)是2元,以買10配1手特價倉單來計算的話,合計11手付出成本102元,本周一買后下周一可以110元價格賣出,賺8元。

    “在當前市場環境下,該模式采取T+5交易機制、沒有漲跌幅、沒有K線圖,符合監管層要求,在市場上受到大家的廣泛關注,得到很多交易場所的認可。”但周杰認為,一種新的交易模式的好壞還需要時間去驗證,需要看這種交易模式是誰在運作,運營者的出發點很重要,是促進商品流通?還是玩龐氏騙局?如果是后者,那就一定走偏了,也一定是做不長久的。

    俗話說:“不要被狂熱沖昏了頭腦。”每當一個風口來臨,必會引來一批逐風者,在大家的哄搶下極易被玩壞,比如區塊鏈。當下,“應價零批”這類模式正在熱頭兒上,一種好的模式正是地方性交易場所急需的,是可以探討和摸索的,多位專家和學者也表示擔憂:“模式會不會走偏?”除了專家、學者擔憂外,幾位交易場所負責人也向記者表示,經歷過被稱為史上最嚴厲的清理整頓活動,交易場所流量流失嚴重,信用基礎薄弱,為了把新模式快速做起來,會不會有人動歪腦筋呢?

    非議與公告齊飛

    抱著行業人士的擔憂,記者對“應價零批”新模式展開了調查,其結果讓人傷心。通過接觸后發現,多家交易場所在業務模式發展中被指出涉嫌傳銷,有的是以一星組團到五星組團劃分級別,有的是以批發商、縣級代理、市級代理、省級代理、總代劃分級別,不同的級別對應不同的資質,但都是以需要發展比自己低級別人數為核定標準,享受不同的配售權益。對于直接和間接拿的傭金,有的交易場所美其名曰:“分享獎、輔導獎”。

    “網紅”是非多。記者發現,網絡上遭受非議最多就是四川潤通和騰邦國際(300178),甚至有網友貼上了“涉嫌傳銷”“龐氏騙局”“資金盤”等標簽,有的網友更是發文《四川潤通即將崩盤》。不過,四川潤通和騰邦全球似乎也很憋屈,各種公告頻繁發布,讓人看得眼花繚亂,似在內部自治亂象。5月20日,騰邦全球發布《關于禁止市場一切網絡推廣的公告》稱,有部分交易商夸大宣傳、不實宣傳,甚至出現了惡意詆毀平臺的各種言論,出現了高額投資、高額回報等不實宣傳并給交易中心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研究決定,全面禁止市場一切網絡推廣,包括貼吧、論壇、推廣鏈接、視頻、錄像等,并進行清理整頓;5月8日,發布《關于澄清市場不實報道的聲明》。在四川潤通方面,5月18日,發布《重申“三不”原則和“文責自負”的公告》;5月17日,發布《關于詩遠系列經營會員違規宣傳的處罰公告》;5月2日,發布《關于經營會員違規宣傳的處罰公告》……

    記者梳理上述公告得知,內容大多是平臺下會員自身存在不實宣傳、違規宣傳,對交易場所造成了不良影響?;蠐械ノ?、媒體等平臺對其交易模式、交易產品、平臺資質等問題進行了不實報道和違規宣傳。一種新事物的出現,有不同看法是正常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對于“應價零批”這類模式,它會是一眼甘泉解交易場所之渴,還是一杯毒藥再次把交易場所拉向“死亡”的深淵,本報將繼續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