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消息不新,老消息不老。隨著氣溫的不斷升高,既有地方性交易場所上線開展業務,又有交易場所“新面孔”帶來活力,各地都相繼動了起來,一系列消息面的利好讓行業氛圍開始轉暖,如同冰川開始消融,待冰川完全退去,行業的變化必將滄海桑田。但由于清理整頓活動還未結束,行業老問題仍遭詬病,在冰封期過渡期間,行業人士也愈發感覺到交易場所發展“變中有憂、憂中有變”。

    交易場所發展:變中有憂、憂中有變

    機遇與挑戰并存

    在即將過去的5月,不斷有交易場所上線業務的消息,讓市場感受到地方性交易場所熱度的回升。關注行業發展的人士也不斷向期貨日報記者追問:“交易場所整體發展怎樣?個別的又有什么不同?交易場所是否已開始觸底反彈,還是虛有其表,消息面好看罷了?”

    5月28日,中原金融資產交易中心交易系統正式上線。5月27日,牡丹國際商品交易中心雜交大蒜現貨合同上線。同日,上海期貨交易所大宗商品標準倉單交易平臺又增加新品種和新功能——上線定向掛牌功能,天然橡膠品種正式上線交易。數據顯示,該平臺上線一年取得不俗業績,累計入金641.44億元,累計出金634.46億元。累計收到賣方發票75776張,發票金額1238.74億元;寄出買方發票8667張,發票金額1248.85億元。上期所大宗商品服務部總監鮑建平表示,上期所標準倉單交易平臺將進一步深度利用物聯網和互聯網技術,打造一個期貨與現貨結合、場內與場外對接、境內與境外互通、線下與線上互聯的一站式平臺,建設成為多層次商品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此之前,類似動作也在各地頻頻上演。5月26日,廣州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商所)于唐山召開帶鋼產品上市發布會。5月23日,河南南陽大宗農產品(000061)交易中心上線運營暨香菇產品上市發布會舉行。5月22日,前海聯合交易中心的指定交收倉庫新疆連運物流有限責任公司在客戶完成入庫申報后,注冊簽發了交易中心首批氧化鋁倉庫標準倉單,首批簽發的氧化鋁倉庫標準倉單規模為2.4萬噸,后續客戶將通過交易中心的現貨掛牌實現倉單銷售。同一天,山東棲霞蘋果電子交易市場黑枸杞產品在發售系統正式申購。5月21日,廣商所發布《關于RBS1909、RBG1909現貨購銷合同上市交易的通知》。5月15日,國合聯正中品商城暨寧夏文化藝術品產權交易中心上線。5月13日上午,新疆和田淘寶直播基地簽約授牌儀式在新疆和田玉石交易中心隆重舉行。

    面對多地交易場所“開閘放水”,商品交易場所創新服務聯盟秘書長王在偉接受期貨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三年攻堅戰下,交易場所機遇與挑戰并存,說明行業在逐步正規化發展。同時,監管層和地方政府等高層都表示支持具有產業背景的大宗平臺發展,有的地區出臺政策保駕護航,比如海南、上海和浙江等地區的交易場所已經享受到了政策紅利,這是積極的一面。”

    雖然交易場所變得活躍起來,但王在偉仍有擔憂。他表示,雖然行業發展環境變好,但商品現貨類交易場所發展還面臨許多問題,其中線上交易流動性是制約交易場所快速發展的重要因素。由于“國發[2011]38號”、“國辦發[2012]37號”文件的存在,商品現貨類交易場所在未來很長段時間內流動性將受到嚴格限制,沒有流動性的交易場所是有缺陷的。地方性交易場所針對流動性的合規創新在不斷探索,末來比較看好山東和浙江兩個地區的交易場所發展,特別是山東地區通過地方立法的形式來支持當地交易場所發展。

    競爭中優勝劣汰

    按照政策要求,原則上一個省份一個類別保留一家交易所,重復的需要撤銷、關閉或整合。在史上最嚴厲的清理整頓活動下,依然擋不住新設交易場所的熱情。5月20日,四川發展控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四川發展)與荷蘭APOC飛機拆解公司、香港Better Air航材貿易公司簽署協議,四川發展下屬西南聯合產權交易所、四川發展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將與APOC及Better Air共同搭建面向全球的專業航空資產產權交易平臺。5月18日,??謔姓胭鸝蠹徘┒┎鉤浜獻饜?,設立海南國際能源交易中心,項目建設期限為5年,計劃2023年前完成50億元人民幣規模投資。5月16日,在天津舉行的第三屆世界智能大會上,天津市委網信辦、浪潮、中國建設銀行(601939)簽署數據金融合作備忘錄,天津將建數據交易中心及數據運營公司。5月11日,民革市委會兩位代表左洋、王穎,在東莞電臺“政協議政廳”欄目,與主持人、市政協委員葉純,建議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快消品交易中心實現粵港澳的產業融合升級。5月5日,寧夏(寧東)西部能源化工交易中心正式揭幕。

    記者查閱《2018中國大宗商品平臺報告》得知,2018年在建、開業運營、擬建“浮出水面”的交易場所計有77家、其中,商品類交易場所有34家。今年初至今,新設交易場所的消息更是琳瑯滿目,這不禁讓人擔憂:“新設交易場所熱情的背后會誘發重復建設的‘老病根’嗎?”對此,王在偉認為,同一地區同品類交易平臺的重復建設確實會浪費很多資源,但在目前行業發展形勢下,地方政府如何響應監管層“關、停、并、轉”的要求面臨很多待解的問題。

    王在偉進一步說道,到目前為止,國內多數地區在全面執行交易場所“關、停、并、轉”方面做得并不是很好,更多的是交易場所的自身行為導致的關停。之所以如此,他認為,一方面確實有實體企業對于線上平臺存在需求;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想通過交易場所這一平臺來拉動當地的經濟發展??梢鑰闖?,有許多同類型的交易場所產業背景其實都不錯,但在短期內誰都無法快速確立核心優勢,更不要談對于實體經濟的促進作用,交易場所的發展需要時間的積累,最后用結果去說話,到那個時候地方政府和交易場所都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最后,王在偉表示:“清理整頓期間,對于交易場所布局地具有產業背景、物流配套等措施,具有良好基礎條件的平臺來說,其實行業清理整頓對他們的影響不大。有的地區政策對他們也很支持,這些才能真正代表大宗商品交易市場行業,是商品現貨類交易場所的中堅力量。”